押荒淫富商艾普斯坦死后究责指向红粉知己

被控性侵、仲介卖淫多年的美国富豪艾普斯坦在纽约的监所内自缢身亡,虽然自身刑责将因死亡而告终,但案情追究已指向与他共同一手打造色情贩运的红粉知己-麦克斯威尔。

「华盛顿邮报」披露,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死后,寻求需有人为全案负责的数十名受害少女将目标转移到麦克斯威尔(Ghislaine Maxwell)身上,让外界一窥当年还一文不名、连大学都没毕业的艾普斯坦,如何靠着在巴黎出生、牛津毕业、周旋于名流间的红粉知己达成日后崛起。

 

● 靠山、女友、老鸨

 

据指控,麦克斯威尔是艾普斯坦的靠山、女友及老鸨,两人共同打造检察官跟受害女性口中的性贩运犯罪,让艾普斯坦得以跟少女们夜夜笙歌。

根据许多出面指控的被害女性所言,麦克斯威尔是全案主要共犯。但57岁的麦克斯威尔过去已否认不法,也未被控犯罪,且老早就溜之大吉。

麦克斯威尔很可能是压垮艾普斯坦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案受害女子之一的朱弗里(Virginia Roberts Giuffre)2015年对麦克斯威尔提起诽谤诉讼,法院上周公开数千页细述艾普斯坦恶行的文件。

根据调查,麦克斯威尔打一开始就是全案的核心人物。调查人员查访过的女孩全都说麦克斯威尔是艾普斯坦色情人口贩运的共犯,但警方始终没能讯问到麦克斯威尔。

 

● 一手帮忙打造色情贩运网

 

愈来愈多出面指控艾普斯坦的女性说,麦克斯威尔负责招聘、支付这些造访艾普斯坦豪宅的受害女子。

朱弗里在诉讼中回忆,麦克斯威尔当时告诉她「我认识一个人,我们能训练妳,让妳受好的教育。只要妳通过面试,我们就能帮妳平步青云。如果那人喜欢妳,那就行得通,妳将能去旅行、赚很多钱」。

但朱弗里指控,她首次见到艾普斯坦后,麦克斯威尔就指示她脱衣并帮艾普斯坦口交,麦克斯威尔还要她跟英国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前新墨西哥州长李察逊(Bill Richardson)、前参议院领袖密契尔(George Mitchell)等人上床。

朱弗里在书面证词里说:「我终其一生都围绕在取悦这些男人、让麦克斯威尔与艾普斯坦快乐上面。他们的生活都环绕在『性爱』。」

李察逊与密契尔的发言人强烈否认朱弗里的指控,并说他们从未跟她有过接触;英国白金汉宫则说:「暗示(王室)有对未成年少女做出不当行为的任何说法绝非事实。」

另一被害女子薛柏瑞(Johanna Sjoberg)在麦克斯威尔雇用她当助理时,还是个大学生。她在9日公布的2015年书面证词里表示,麦克斯威尔的工作是确保每天提供艾普斯坦3名少女供他「享用」。

 

● 周旋名流政要引领艾普斯坦入花花世界

 

麦克斯威尔的父亲罗勃(Robert Maxwell)是犹太裔捷克难民,到伦敦后靠出版致富,死后外界发现他在40间银行有资产,总共超过40亿美元。麦克斯威尔在父亲死后不久便搬到纽约,靠父亲遗留给的信托基金,她每年有10万美元可生活,此外,她自己也在曼哈顿靠卖房地产赚钱。

麦克斯威尔当年活跃于社交圈,她在90年代是已故美国总统甘迺迪之子小甘迺迪(JFK Jr.)的好友,2010年还参加过前美国总统柯林顿之女雀儿喜(Chelsea Clinton )的婚礼,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浮华世界派对(Vanity Fair party)也常能看到她的身影。

当初麦克斯威尔搬到纽约后,很快便结识认识艾普斯坦,引领他进入名流、财富与权势世界。是她将艾普斯坦介绍给前美国总统柯林顿(Bill Clinton)及安德鲁王子,后者之后成为艾普斯坦家的常客。

知情调查的人士透露,有关单位目前难以掌握麦克斯威尔行踪,据信她住在海外。她的律师2017年曾告诉法官,她人在伦敦,但无固定住址。受害者的委任律师们认为麦克斯威尔担心被捕,短期内几无可能返回美国。一些艾普斯坦的友人透露,虽然她近年鲜少出现在艾普斯坦的住处,但两人其实一直藕断丝连。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diaa.org.cn/a/jingyan/369.html